<   2008年 05月 ( 28 )   >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

累了

今日又忙呀忙…由於是日為本月最後一日,復以忙到咩咁。下午Rainbow叫我幫手,無理由唔幫嫁?唉,忙到趴街之餘…又熱、又渴、又澡、又黏…真累

另外,祝柏宇仔既《Change》可以大賣!
[PR]

by agostinho | 2008-05-31 23:06

三毫子的價值

如果你而家只有三毫子,你可以做咩呢?可以講既係無野做到,不過今日係山頂纜車開車120年既大日子,所以纜車公司以「香港三毫」為名,今日搭來回纜車只需要三毫子,尼個時間真係倒流了120年,不過120年前既香港都未係咩亞洲國際都會、咩盛事之都,而係一個賣豬仔既重要港口,所以「香港」實為不「香」,該改叫做「賣港」。不過而家個個人都以香港作為亞洲既中心,民主、自由、言論等等都係亞洲區內既第二,無城市會認做第一…尼d既歷史,纜車統統為香港人見證每一個時間,包括日本占港時間、中英會談、政權移交…

今日忙到咩咁,仲要被管理處班人將我當作個波係咁玩黎玩去…真火!之後就忙到咩咁,有時根本唔知做咩,因為又忙又多野做…唉。

晚刻就返今年既最後一堂、最後上課日,不過尼個也是我的中學生涯既結束點了,中學的生活也沒有了。
[PR]

by agostinho | 2008-05-30 23:13

封箱

今日就因為公司準備喬遷,所以就要一連串既前期準備工作,不過做還做,真係會搞到我周身痛、周身唔free,所以個個朋友同我MSN都要一一遲回,唔好意思呵。

中午食今年第一次既PizzaHut,哈哈,好回味當年既童真感覺,不過童真只可以永留在我們的心中,不能返回,真係「世事只能回味」。

下午繼續去封箱,終於有小許成績,最後搞左小小都有一個大紙箱、七個膠箱…哈哈。
[PR]

by agostinho | 2008-05-28 21:09

計劃左又點?

今日忙到咩咁…又要搞電腦,又要搞銀行既野,搞到我要1030先回到公司,以為有陣可以偷空一下,點知仲忙到趴街,真係油煙乖乖,全部P曬街。下午仲要做轉名既入機程序,一做就要做132個既數量…幸好有Erica既幫忙先可以提早「走人」(要返學呵~)

原本明日可以放假的,但由於公司即將會喬遷,所以明日起取消休假,其實個心好唔順囉,因為一早plan好既野竟然你的一句:「明日開始全部人唔準放!」就咁玩完喇。心想…如果戈個係你,你會有何想法呢?
[PR]

by agostinho | 2008-05-27 21:43

中毒!

由於我既「四川」爸爸無聊,用佢既「手指」一插入我既電腦度,搞到我部腦勁中毒,中毒數目過百,仲有幾個木馬…救命呀!你傻既咩?今回不知要俾幾多電腦醫藥費了。
[PR]

by agostinho | 2008-05-26 22:45

陳柏宇《Change》

【參考自柏宇官方日記】大家聽柏宇仔首《I Miss You》都聽o左成個月了,道地廣告又聽到,正常黎講都已經聽到熟曬喇,而家都已經「識唱」喇。

由於柏宇仔想比少少新鮮感樂迷,所以特別咁率先推出左《I Miss You》既Late Night Version,響Moov有得聽試聽囉!而我都同意佢講既「呢首歌個arrangement同original version好唔同,都幾特別o下o架!」柏宇仔仲響個日記度話係時候轉個尼首歌既鈴聲黎迎接佢張新碟「出世」播

當然,柏宇仔同我一樣都希望大家生生性性唔好響網上非法download同埋自製
呢首歌個arrangement同original version好唔同,都幾特別o下o架!
[PR]

by agostinho | 2008-05-25 14:28

很久無試過的「累」

「累」尼個字可以係今日既寫照,真係好累。尋晚返到澳門之後就訓到第二日(即今日)都係只得戈5小時左右,尼個「情況」真係少有,所以返工戈陣都好想陪下周公,無奈的是無可能的。

雖然好累,但係我又覺得「值」既,因為可以返香港見到Nathn同細佬嘛,不過可惜的是小K因為學校既野而無法見到,只能聽在電話中……小K尼個阿哥好好人,因為佢既「失約」而老是說對不起;除此之外,小K係咁多個兄弟之中最可以同我、同佢講心事既人、兄弟,多謝你呵。另一個細佬Kyle就好得意既,又小朋友,無咩牽掛咁,真好;尼個細佬最乖係咩?之唔係知道我一返黎,就算同朋友、重要人物一齊都應約。

點解第二段會寫左我既感受既?哈哈。講返今日先,今日無咩做,不過都有野做嫁。席間同幾個同事網上聊天,真好野囉,因為搞到底底唔知我地做緊咩。晚刻就應師兄Nuno響佢Xanga既「呼籲」就睇一睇澳門電視台既歷史上第一個自製既綜藝節目;節目內容好簡單,連佈景都簡單過人,連大陸既地方電視台個佈景都好過佢啦,無奈既係響澳門綜藝二館度做…不過Nuno師兄既performance都算ok呀(搞笑的是綠色心型件T恤),努力呵!
[PR]

by agostinho | 2008-05-24 23:33

尖端之日

尖端?哦,九龍個尖端響邊呀?尖咀囉!今日成日都係響尖咀,可以講既係無去過咩其他地方,哈哈。今日搭1030返到上環,之後響入境處竟然得戈小貓幾隻,我走到櫃台時已經…到我了。真快!同上次傳聖火戈日返黎真係差天共地了。

1200就到九龍公地鐵站出口等Nathan,哈哈,尖咀既彌敦道與柯士甸道交界嘛(希望你地會明我講咩喇,呵呵),之後就行呀行,根本唔知去邊度食野好…最後響Delifrance食,不過個落單搞到錯曬,而我就暈下暈下,唔知自己做緊咩咁,所以我就想開餐戈陣先被個落單既發現。食完Delifrance就去海港城,之後去buy禮物,哈哈,點choose都唔知係咩好,最後響Lcx度buy左。

由於Nathan要去見工同排舞,所以就要分道喇;不過我就由尖咀送佢到鑽石山,然後唔出闡就去MK找Kyle同Nelson,不過我地唔知去邊,所以就坐巴士尖咀去新港打機。無奈既係途中因為表妹要見我一面,所以就去左中環一趟,一去就去左個半鐘!好在,kyle仲響新港打機,其間玩個跳舞機,佢唔識點玩咀,所以踩到唔知似咩咁,哈哈,不過跳第二次戈陣就上左手喇!叻仔呵!

之後就去「10蚊」度食日本野,哈哈,幾好食呵,之後就講密野、笑料,多謝細佬同Nelson陪我過尼一日呵,當然彌敦道與柯士甸道交界係最重要喇!

最後坐2430班船走人,返到澳門已經2533,搞下戈樣尼樣就搞到2745,訓呵,呵呵。
[PR]

by agostinho | 2008-05-23 23:24

【四川地震特別篇】走出悼念

相信大家響尼三日睇都係覺得怪怪的,無錯,就係台徽全部用曬灰色!尼個「時期」終於被終結了!
[PR]

by agostinho | 2008-05-22 12:01

【四川大地震特別篇】感謝黨中央?

【〈探針〉蘋果日報】
五月十二日下午二時二十八分,四川大地震,災民以千萬計,死者據中共說超過五萬。中共總理溫家寶即晚抵川,指揮救災。他親自動手,幫忙救出頹垣敗瓦下一名兒童。他不慎摔倒,手臂破皮流血。他聽見有救援人員見危畏縮,當眾怒摔電話。他老淚縱橫,摟抱孤兒。這一切大大感動了世人,贏得中外稱譽。但是,溫家寶跟香港記者說的話,我不知道該怎樣解釋。他說:「在黨中央領導下,我們一定可以戰勝這場自然災害。」
  漢朝宣帝本始四年,四十九個郡國同一天大地震,山崩屋塌,死者六千多人。宣帝視為天譴,自責未能好好燮理國事,下詔請朝野直言匡正:「蓋災異者,天地之戒也。朕承洪業,奉宗廟,託于士民之上,未能和群生……丞相、御史其與列侯、中二千石博問經學之士,有以應變,輔朕之不逮,毋有所諱……」那時候,帝王每逢天災,都會引為己過(《漢書.宣帝紀》、《資治通鑑》卷二十四)。
  現在,溫家寶把禍患都歸咎「自然災害」,榮譽則盡歸黨中央。這大概就是新舊中國的一個分別。但鏡頭前的溫家寶遮掩不住鏡頭後許多問題。
  第一,「四川五月八日左右會有七級以上地震」傳言,早已甚囂塵上;五月九日,四川當局發表所謂闢謠文告,「消除村民恐慌情緒」。結果不用多說。請問四川政府是不是黨中央領導的。
  第二,地震一起,建築物應聲倒塌的有二十一萬棟,其中六千九百多棟是學校。有父母不見了兒女,呼天搶地到學校遺址搜尋,但見校舍鋼筋粗如鐵絲,混凝土結實如散沙。新中國城鄉建設部對樓房結構原來可以一概不理。請問他們又是不是黨中央領導的。
  第三,地震之後,傷者紛紛送到醫院。有香港人潘月荷頭部重創,帶傷回港治療:四川醫院的簡陋設備令她不敢多留片刻。據西方估計,中共為了北京奧運會辦得體面,動用四百億美元。然則他們不應缺乏國民醫療經費。請問新中國衞生部是不是不受黨中央管轄。
  第四,地震災民嗷嗷待哺的時候,有人帶千萬元救濟品到四川什邡。市委書記設盛宴歡迎,但一聽到放賑的全是物資,就大失所望,說「我們要的是錢。食品、棉被已經堆滿倉庫」。請問這樣典型的中共幹部,是不是也不受黨中央管轄。
  此外還要問的問題太多了。例如四川地震消息,為什麼由美國公布後,中共才公布;率先下半旗哀悼四川災民的,為什麼是南美的秘魯政府而不是中共的新中國。新中國袞袞諸公那哀傷神情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,我們都不知道,只知道那哀傷完全由黨中央指揮。五月十五日,香港立法會民選議員梁國雄提議為四川半下區旗,立法會主席徐麗泰大怒,把他逐出會場;五月十八日,中共宣布下半旗,新香港各高官就一身喪服滿面悲戚肅立半旗之下默哀了。
  二千年前,漢宣帝見地震而求賢良方正直言極諫。今天,中共則乘地震機會歌頌一黨專政。他們說這是時代的進步。

專欄作家 古德明
如我所言,中共有咩好?各位唔好因為中共講咩,你就信咩囉。大部份中國大陸同澳門人都一個「只有中共好」既觀念,但事實上中共好唔好呢?請大家評之。
[PR]

by agostinho | 2008-05-21 11:19